货币资金五千多万 当代东方花四千万买当代陆玖剩余股权

时间:2019-12-02 12:16:31    浏览量:1033    

在影视行业市场低迷的背景下,9月20日,当代东方继续推进去年3月宣布的收购计划,并下调收购对价1.25亿元。

根据2019年半年度报告,当代东方货币的资金余额仅为5500万元。外界更关心的是,为什么去年累计商誉减值15.19亿元的当代东方仍在推进扩张并购。

与此同时,《新京报》记者注意到,郭炳钢是贸易伙伴星光公司的控股股东。据新闻报道,郭炳刚于2017年当代东方引入合伙制度时加入,并于2017年1月至2018年10月担任当代东方副总经理。

郭炳江的身份会成为交易的敏感点吗?促进交易背后有什么计划?9月20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当代东方东美办公室,但无人接听。

降价1.25亿元,促进当代卢九49%的股权收购

保险费将近8500万元。

2018年3月,当代东方的全资子公司东阳魏梦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蒙江伟)与井冈山星光企业管理咨询中心(以下简称星光企业)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收购星光企业持有的霍尔果斯当代卢九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当代卢九”)49%的股权,股权转让价格为2.45亿元。

当代东方在今年9月20日的公告中表示,鉴于《股权转让协议》签署以来文化传媒产业环境和宏观经济金融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为了缓解姜维联盟的现金支付压力,降低交易风险,维护公司和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双方对交易计划进行了协商和调整。

调整后的交易计划显示,联盟将以1.2亿元的价格收购星光企业49%的股份,比之前的价格低1.25亿元。本次交易仍以2018年12月31日的资产评估报告为评估基准日。根据中天公司出具的《评估报告》,以2018年12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当代卢九全体股东权益价值为2.48705亿元,比账面上归属于母公司的4211.8万元所有者权益高出2.06523亿元,增值率为489.60%。

然而,根据当代卢九经审计的财务数据,当代卢九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在2019年上半年表现不佳。报告期内,当代卢九实际营业收入仅为94,300元,净利润为-893.3万元。报告期末,按交易对价1.2亿元计算,当代卢九净资产为3506.18万元,增值部分为8493.82万元。

高级会计师田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面对影视行业的持续低迷和业绩损失,仍然使用2018年12月31日的资产评估报告作为调整后交易计划的基准日期是不合理的,但这并不是一种需要依法重新评估的情况。

《中国日报》显示当代东方货币基金只有5500万元

商誉保持高位,收购继续推进

对于当代东方来说,1.2亿元的交易对价不是一个小数目。公告显示,当代东方已经向星光企业支付了8000万元股权转让,剩余的4000万元股权转让尚未支付。

4000万元已经占到当代东方货币基金的70%以上。根据2019年半年度报告,当代东方货币资金余额为5494.4万元,诉讼冻结货币资金账面余额为904.3万元,可随时支付的银行存款为4540.3万元,流动资产总额为17.04亿元。

当代东方的可持续盈利能力也隐藏着危机。2019年上半年,当代东方的营业收入达到2.26亿元,同比下降57.10%。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为-5262.3万元,同比下降164.12%。非上市公司净利润为-5294.47万元,同比下降169.12%。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同比下降9.51%,至5.01亿元。

今天,善意仍然是当代东方的宝剑。截至2019年6月30日,扩大并购产生的商誉余额为人民币10.42亿元,报告期内未发生商誉减值。其中,2014年5月,当代东方斥资11亿元以12倍溢价收购独角兽100%股权,成为当代东方转型文化传媒产业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截至2019年6月30日,联盟中仍存在8.76亿元的商誉。2018年,当代东方实现净利润-16.01亿元,商誉减值15.19亿元,这也是当代东方面临的一个问题。

深交所在给当代东方2018年年报的询证函中表示,扣除商誉减值后,当代东方仍遭受损失,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为-1.49亿元。基本银行账户和几个普通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逾期短期贷款余额2亿元,逾期长期贷款余额9921万元,占当代东方净资产的54%。它要求当代东方解释该公司是否有任何继续经营的能力的重大不确定性。

交易对手是当代东方附属法人。

当代东方前任副总经理

那么,收购当代卢九49%的股权能“拯救”今年上半年仍遭受亏损的当代东方吗?

当代卢九也做出了业绩承诺,2018年净利润承诺不低于1670万元,2019年2200元,2020年2900万元,三年6770万元。

孟姜维已经拥有当代卢九51%的股份。在当代卢九履行其履约承诺的前提下,当代卢九仅向当代东方贡献净利润3317.3万元。然而,为了实现完全控制,当代东方不得不在金融“吃紧”的情况下花费1.2亿元人民币的实际货币和白银。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交易的交易对手星光企业恰好是当代东方的关联法人,交易对手郭炳刚持有星光企业100%的股权。郭炳刚于2017年1月至2018年10月担任当代东方副总经理。郭炳刚先后担任长春电视台总编室主任、长春电视台综合营销中心主任、远景传媒总经理、浙江华策影视北京分公司副总经理。

据媒体报道,该合作项目于2017年由当代东方发起。同年,郭炳江加入了当代东方。这笔交易背后的双方利益是什么?9月20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当代东方东美办公室,但电话未接通。

至于支付4000万元的股权是否会影响上市公司的可持续盈利能力,当代卢九的估值是否没有得到适当重估,当代卢九的表现是否具有季节性,交易背后的利益是否得到考虑,新京报记者向当代东方发出了采访信进行核实。这家当代东方公司只表示理解这种担忧。

(责任编辑:张倩蓉)

江苏福彩快三 内蒙古11选5投注 快乐十分钟投注 hg0088备用网址

周杰伦“安利”的奶茶被炒到300元一杯?警察叔叔出手了→